短歌吟

Fly me to the moon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45,46)

架空,OOC,私设一大把,注意避雷


(45)

三个高中生端着小脸盆走在路上,盆里装着毛巾换洗衣服之列的东西,他们统一穿着较季节而言似乎过于清凉和宽松的衣装,其中一个样貌格外桀骜不驯的家伙被海岸送来的风一吹,竟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“过敏,过敏…”赛罗揉揉鼻子,摆着手勉强解释道。

“我之前说什么来着?”镜子骑士长叹了一口气,“你们穿得太少了,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们或许会在钱汤外面调查的可能。”

“可事到如今,在外面游荡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吧。”赛罗接过红莲火焰递过来的纸巾,他故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,听起来很有那么一点儿成熟老大的味道,“我们也该进去一探究竟了。”

“当然是听你的啦,”红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43,44)

(43)

“迪迦先生既然没有听过这种说法,”红莲火焰自己先拆开一袋薯片吃了起来,“会不会意味着,深潜者和你们看到的黑雾无关,只是佐藤太太自己在意的事情?”

“有可能,”赛罗毫不客气地把手伸进红莲手上的食品袋里抓了一把,还递给迪迦看他吃不吃,迪迦望着他油乎乎的爪子谨慎地摇了摇头,看上去不想摄入过多盐分,“但我有一种直觉…我觉得佐藤太太那么努力告诉我的,应该是很重要的事。”

镜子骑士摇摇头,同样谢绝了红莲火焰递过来的薯片:“也就是说,你认为她口中的‘深潜者’,应该是这些黑雾中重要的一环?”

“我是这么想的,但只是直觉而已,没有证据,”赛罗擦了擦手指,从沙发上站起来,“无论如何,现在我们知道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42)

42

“不管怎样,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去调查一下。”此时此刻,赛罗说话的态度已经十分放松、坦率,“虽然不知道做恶梦的是谁,那些黑雾冒出来,实在没法坐视不管。”

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”镜子骑士点了点头,“不过我和红莲都完全看不到你口中的‘恶梦’,这件事…是不是应该等到迪迦醒来之后再考虑比较好?”

“但是听上去,迪迦会消耗很多力量吧,”红莲火焰摸着下巴,露出苦恼的样子,“完全仰赖他的话,我们的决心不就毫无意义了吗?”

“这不是有没有意义的问题,”镜子骑士捂着额头,就像平时上课的时候、不听课的赛罗和红莲又开始说傻话,“迪迦恐怕是我们所知道的所有人里,对这一切异常最了解的,凭我们三个高中生横冲直撞,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40,41)

40

回来之后他们互相道了晚安,各自回去休息。

浴室里安安静静的,赛罗猜想,迪迦大概正在平静的睡眠中,但他抱着枕头翻了个身,盯着窗沿上悬挂的风铃,迪迦的指尖发着光、脸色却苍白憔悴的样子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,赛罗发现自己有点失眠。一方面,他对人鱼的状态感到十分担忧,另一方面,他似乎终于无比迟钝地思考起了人鱼的来历。

从他因为意外的乌龙事件把迪迦从海里捞上来,或者说自从港口发生原油泄漏、污染了大片海岸之后,奇怪的事情就一直在他身边发生,如同液体般粘稠、冰冷刺骨的黑雾,又或者是散发的蓝色荧光的心之壁,都是十分超出一般人常理的存在,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,窗前的风铃随着晚风小幅度地晃了晃,星空变得比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39)

39

雷欧没再多问什么,但对赛罗和迪迦嘱咐了很多次“小心”和“注意安全”之类的话。赛罗跟他说了镜子骑士即将转学离开的事,雷欧看上去丝毫不意外,没问为什么,只是问赛罗要不要大人帮忙、办个体面的送别会,赛罗却说没必要那么麻烦,他们几个人形影不离地当了这么多年好朋友,比起风光体面的仪式,大家更喜欢街边小店里肩膀挨肩膀地说话。

雷欧走后,迪迦碰了碰赛罗的肩膀:“我想去医院看看。”

“就是那几个莫名其妙失踪、又莫名其妙自己回来的孩子对吧?”赛罗自信地用拇指揉了揉鼻尖,笑了一声,“我想也是,只是为了应对雷欧的话,也没必要变成现在这个形态。”

迪迦点头,望着赛罗眨了眨眼,似乎对他的善解人意还不是非常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38)

(38)

镜子骑士对着台灯白晃晃的光晕叹了一口气。

自从那一天之后,红莲火焰和赛罗忽然变得格外省心,不像以往跟在他屁股后面、巴巴地等着抄他的作业本,他摇摇头、忍不住思考起来,会不会等他回到镜子之星之后,这两个问题儿童因为没有作业抄、不得不好好学习之类的。想象中的爱迪老师拿着他们俩的试卷,落下欣慰又感动地泪水,镜子骑士被自己逗得忍俊不禁,把作业本扔到一边,心想怎么可能。

今天,镜子骑士依然在不算亲切的房东太太家里吃了晚饭,他的母亲十分坚强,并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,在有限的时间里时刻呆在儿子身边,她依然照常工作,就像镜子骑士依然照常上学,仿佛他即将去往的地方最远最远也远不过飞机环游地球。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37)

(37)

就像雷欧说的一样,警察的搜寻没有结果,但消失的小孩子在几天之后真的被人发现又回到了神社里。医院检查后,说孩子并无大碍,只是精神有些恍惚,而且在住院观察期间频繁地做恶梦。

这些消息,依然是赛罗和红莲他们吃午饭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。镜子骑士在那天被爱迪老师叫去办公室又被护送回家之后,第二天还是照常来上学,对前一天的事情缄口不言,赛罗和红莲互相对视了一眼,没敢多问什么。但镜子骑士的精神好像确实比以前差了很多,上课时都会打瞌睡,体育课也不像以前一样和他们一起踢球,只兀自一人坐在大树荫下休息。

“这家伙,该不会是生病了吧…”

赛罗和红莲火焰忧心忡忡地望着他,眼看着镜子骑士中午在食堂吃了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36)

再试一次,不行我们就几个月后见或者别的地方见吧


(36)

那个下午,镜子骑士在办公室里获悉的来自艾丝美拉达星公主的口信,同时得到了还有一面小小的、徽章似的小镜子,背面画着一个简单的、由两个圆点和一条弧线组成的笑脸。

“在你准备好出发的时候,”爱迪老师温暖可靠的手掌扶住他的肩膀,“就在这面镜子前喊出自己的名字,詹伯特和詹奈会护送你回到镜子之星。”

“可他们不是来到地球和你们一起战斗的吗?”

“先送你回去,再回地球,”爱迪老师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比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发生的战斗,你这孩子的安危更加重要。记住,不要犹豫得太久,和亲友告别后必须尽快出发,你没有人类那样特殊的‘灵魂’,在地球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35)

(35)

隔天是周末,不用上学,赛罗在床上辗转反侧,眼看着天从蒙蒙灰一直到太阳出来、把海边的云团照出一圈灿灿的金边,他一个打挺翻身坐起来,给镜子骑士发了一条消息。

“狄拉克之海是什么?”

镜子骑士回得很快,一点也不像周末要睡懒觉的样子。

“狄拉克之海的提出是源于电子相对论力学方程——狄拉克方程所解出的电子负能级…”

赛罗差点又躺回去,才看了一行就把手机扔到一旁。他知道镜子骑士根本是把网站上的百科复制粘贴给他看,因为赛罗自己昨晚才刚在网站上浏览了类似的内容。

他在床上摊成大字型,长叹了一口气,窗外天已经大亮,柔和的海风把窗框上的风铃摇得叮当响,黄豆粉粘糕睡醒了,摇摇晃晃地走到赛罗的卧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33,34)

走剧情走得几乎无有互动的两章


(33)


那是镜子骑士还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。

小小的他不小心摔坏的妈妈的小镜子,他紧张地把镜子捡起来,想要抹平上面的裂痕,却发现裂痕奇迹般消失了,只在他的手心里留下了一道伤口。

小小的他小心地把镜子放回原位,偷偷地把受伤的手背在身后,但妈妈还是发现了,她并没有说责备的话,只是握着那只受伤的小手,给他消毒包扎,然后带着他站在家里和成人差不多高的穿衣镜之前,母亲半蹲下来,双手放在他那时还窄窄的肩膀上。

母亲柔声说:“你能看到吗,镜子里的那道光?”

小小的他紧张地点点头,包着纱布的手伸向镜子里那道遥远却温暖的光芒,镜子默默无声,似乎并不排...

© 短歌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