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歌吟

Fly me to the moon.

【枭羽】在那眩目的火光中(04)

(04)

听到了父亲的呼唤,迪卢克和凯亚齐声应和,肩膀挤着肩膀、脚踝擦着脚踝,啪嗒啪嗒从屋顶上一路爬回房间,再踩着嘎吱作响的楼梯下楼,穿着拖鞋一路冲进氤氲着葡萄香气的院子里。

克里普斯先生刚从马车上下来,许多行李堆在轮子边、正被帮忙的伙计一件一件卸下来,他听见两道杂乱的脚步声,便已经熟练地张开双臂、微微屈起膝盖,两个男孩便像归巢的鸟一样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迪卢克毛茸茸的红发率先从父亲的臂弯中探出脸来。

“欢迎回家!”他脸颊通红、气喘吁吁地说着,细小的汗水顺着他额角的发梢慢慢滑到脸上。凯亚也从父亲的臂弯里探出脸上,他也气喘吁吁的,虽然深色的皮肤上红晕远不如迪卢克明显,但凯亚的体力显然比迪卢克要差一些,他此时根本说不出话,只能一边喘息一边和着迪卢克的话用力点头。克里普斯先生微笑着用力地搂了搂他们,然后又摸了摸两个孩子带着汗珠的柔软的头发。

不一会儿行李都被陆续搬到了屋里,马匹也被牵进马厩里妥善安置,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大木箱呆在门前的空地上。

迪卢克轻轻挣开了父亲的怀抱,向木箱走了几步,像是正在琢磨怎么打开礼物上的缎带。相较之下凯亚就矜持多了,他也很好奇,却依然赖在父亲的怀里不动,只是睁着明亮地蓝眼睛,眨了眨眼,渴望又期待地望着那只箱子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呀?”

“是从稻妻的长野原烟花铺带回来的好东西,”克里普斯先生也对男孩眨了眨眼,“用了好几瓶酒庄引以为傲的蒲公英酒换的。据说是稻妻人夏天最重要的东西,只需要一点点的火苗,就能绽放出惊人的美景…”

趁他们说话的功夫,迪卢克已经踢着拖鞋小跑到了木箱的旁边,他的神之眼贴在大腿上晃动着,在黑暗中一闪一闪发出暗红的光。等克里普斯带着凯亚也走到木箱旁边的时候,迪卢克已经在一片黑黢黢的草丛里摸到了引线。

“是点燃这个吗?”

作为全家唯一拥有神之眼的小孩,迪卢克跃跃欲试,克里普斯点了点头,一小从火苗便灵活地从孩子的指尖窜起,他有点紧张地吞咽了一下,在父亲和弟弟期待的目光中点燃了引线,明亮的小火星带着硝烟味不断往外冒。

克里普斯让他们后退到安全的地方,烟花的引线似乎留得很长,等了将近半分钟,他们依然只发现了黑乎乎的木箱和嘶嘶燃烧的声响,在迪卢克就快要不耐烦的时候,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冲破了木箱,木头碎片四散飞溅,凯亚尖叫起来,像只遇到危险的兔子缩成一团,尾巴都要根根炸开,他的双手紧紧地抱住迪卢克的胳膊,肩膀甚至在小幅度的发抖。

迪卢克还没来得及想出嘲笑的话呢,金色的火光咻一声从被炸毁的木箱里窜出来,笔直地冲上云霄,在新的爆炸声中绽放成一朵明亮耀眼的火花。

“凯亚,快看!”迪卢克伸出稚嫩的食指,指向天空中灿烂的火光。

凯亚瞪大了眼睛,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,如花朵般一瞬间绽放的火光倒映在他的眼中,似乎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慢慢地反应过来,低声感叹着:“真漂亮。”

他的话音未落,更多的火光从草地掩盖的阴影中“咻”地飞上天空,如同逆飞的流星般成群结队,在空中绽放出层层叠叠的火光,硝烟的气味中,火花噼里啪啦地炸响着,震得两个小家伙的耳膜也嗡嗡作响,凯亚情难自禁地把攥成拳头的小手捂在胸前,就好像那些热闹的声音也鼓动着他的心房,让它在胸膛里不安又激烈地震动着,好像有什么正在不断酝酿、呼之欲出。

在不断绽放的焰火中,在不断响起的爆炸声中,他们说话的声音都变得不清晰了。

“我要跟你们说一个故事,”克里普斯少有的加大了音量,听起来有点像在焰火中对着两个孩子呐喊,“璃月人相信走完了一生全部旅途的灵魂,会回归天空,汇聚成闪耀的星星,凝视这片大地上他曾经爱过、也一直爱着的人。你们要记住一件事——爱我们的人永远不会真正离开。”

迪卢克惊讶地把视线投向父亲在烟花的火光中显得格外柔和的脸,聪明的小孩已经听出了弦外之音。

“我听女仆说了你的事,迪卢克,”克里普斯先生用力地揉了揉迪卢克茸茸的红头发,“我始终相信她从没有真正离开。你也一样,凯亚——爱着你的亲人,一定仍在某处,一直用关心的眼神注视着你。”

“…真的吗?”他小小地呼出一口气,轻轻地问,用浓重的鼻音盖住话语中呼之欲出的哽咽声。

“我保证。”红发男人温柔却笃定地说。

凯亚用力地点点头,然后他抬起头,装作认真看焰火的样子,好让聚集的眼泪留在眼眶里,不至于顺着翻眨的睫毛落下来。

“所以…妈妈是天上一直望着我们的星星,”迪卢克喃喃地说,“当我们在夏夜里燃放烟火,夏天的星星那么低——她说不定也能看到这些漂亮的火光、听见我们的讯息。”

即使是童年的迪卢克,也很少有这么浪漫的、富有孩子般幻想的时刻,凯亚似乎是被他感染了,又或许是因为他心中澎湃的感情也需要一个出口,凯亚轻轻牵住了迪卢克的手,他抓着哥哥的手轻轻晃了晃,向父亲请求道:“明年夏天,我们也这样放烟火好不好?”

克里普斯先生应该是答应了,尽管炸响的烟花掩盖了他的回答,让凯亚没有听到确切的声音。长野原烟花铺的纸条一直好好地封存在书架上的金属盒子里,伴随着萦绕着葡萄酒香的轮船,相同的大木箱在每年的夏夜如期造访晨曦酒庄前的空地,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,灿烂炫目的火光裹挟着硝烟的气味在空中孤注一掷地绽放,凯亚经常听不清迪卢克在说什么,但这并不影响他心中仿佛被火光填满似的的安全感。

 

但自从克里普斯先生去世之后,晨曦酒庄的上空便再也没有烟花绽放,寂静的夏夜里只剩下漫无边际的虫鸣,散发着果木清香的葡萄架下也没有了两个男孩打闹欢笑的声音,露水倒映着星光,安静地趴在草尖上,整整一夜都没等到将它抖落的脚步声,偶尔有晶蝶从中间飞过,扑动的翅膀,落下尘埃般细小的、闪着光的元素微粒。

 

“爱我们的人永远不会真正离开。”凯亚清了清嗓,在暮色的酒馆中难得神态庄重又认真、字正腔圆地重复着两人记忆里、曾经和无数有关爱的记忆同时出现的话语。

迪卢克半垂着脸,火焰似的红发垂下来盖住了他的眼神,他沉默不语,凯亚就对着他叹气:“如果他当初告诉我们的话是真的——现在父亲大概也变成了天空中的星星,说不定已经安安静静地望了你好几年。”

 

“那不过是父亲安慰小孩子的童话故事,”迪卢克闷闷地说,“毫无实际参考价值,也亏你记了那么久。”

“既然不能证明它是假的,为什么不能当做它是真的。”凯亚摊开双手,迪卢克持续至今的冷淡态度,终于让他也有点不耐烦了,“在这样美妙的夏夜里,一个富有情感的故事远比平淡的现实更能让人快乐,你为什么就不肯让别人、也让自己快乐一点呢?”

“……”

迪卢克好一阵都没回话,他低着头,也许是在回忆往事,也可能只是盯着桌子发呆。

凯亚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或许是他们曾经的相处太过漫长、烟花又勾动了他尘封的记忆,让他忍不住放下那个体面的、游刃有余的面具,让他忍不住用真实的自己来面对迪卢克。

——可是以迪卢克的性格,用这样的话来刺激他,用这样像是埋怨或者怜悯之类的话来描述他…凯亚低下头开始研究木质桌面上的花纹,并小心翼翼地抬眼,用一点余光去观察迪卢克有没有发怒的征兆。

蓝眼睛的视线刚刚越过扑闪的睫毛,就和另一双一直在凝视他的红眼睛撞了个正着。

“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凯亚先生,”迪卢克立刻移开了目光,“我没有义务配合你或者骑士团里某些人‘浪漫的幻想’。”

凯亚终于瞪了他一眼,抿着唇、手里紧紧捏着杯子,颇有那么点耐心耗尽恼羞成怒的意思。

迪卢克依然面不改色,只有嘴角微微掀起不怎么起眼的弧度,在凯亚真的撩披风走人之前,他又清了清嗓,补充道:

“不过天使的馈赠在蒙德营业至今,的确应该感谢广大蒙德市民的支持和关心,如果真的能给他们带去快乐,我也姑且可以借出酒庄,供你们胡闹。”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深爱我们的人永远不会真正离开”出自《哈利波特与魔法石》,是我在整个系列里最喜欢的一句话(。

评论(26)
热度(247)
  1.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© 短歌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