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歌吟

Fly me to the moon.

【枭羽】在那眩目的火光中(03)

(03)

在日后闪耀蒙德的双子星还是两个小孩儿、迪卢克的父亲克里普斯老爷还健在的时候,晨曦酒庄的规模和成就远远不及日后,酒庄里雇佣的伙计也并不多,再加上照顾兄弟俩日常生活起居的女仆也不过四五人。那时候兄弟俩闲暇时需要帮着伙计去葡萄园里除草和抓虫,克里普斯先生则亲自踏上遥远的路途,去往其他国家运输货物或者参加商业活动。

从童年时代起,迪卢克在良好的家庭教育中成长,就像所有人心目中的别人家孩子那样,他正直又勇敢、仁慈而坚强。呆在这样的哥哥身后,凯亚也乐得扮演一个聪明灵活、时而贪玩任性,需要哥哥来引导和纠正的弟弟。

但偶尔,他们的角色会发生逆转。


迪卢克从小就被克里普斯先生寄...

【枭羽】在那眩目的火光中(01,02)

(01)

关于蒙德的荣誉骑士从璃月乘船前往正在锁国的稻妻一事,普通的蒙德居民了解得并不多.虽然城里少了一个跑前跑后的身影,但在西风骑士团的努力下,市民们依然轻松自由的生活着;对于消息精通的骑兵队长而言,荣誉骑士这般身怀伟力又凭空出现的客人,总是值得他的线人给予更多的关注。

事实上,她一进入蒙德城的城门,凯亚队长就已经收到了消息,却偏偏要等到荣誉骑士推开他的门,他还要晾着她、再跟西风骑士交代几句话,才肯带着歉意又亲切的笑容从办公桌后面优雅地挪出来,在她面前站定,又把半边身体的重量压在办公桌的边缘上,饱满的臀部在硬木上挤出圆滑的曲线,派蒙似乎吞咽了一下,故作悠闲地慢悠悠地飘了过去,悄悄遮住旅行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42)

42

“不管怎样,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去调查一下。”此时此刻,赛罗说话的态度已经十分放松、坦率,“虽然不知道做恶梦的是谁,那些黑雾冒出来,实在没法坐视不管。”

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”镜子骑士点了点头,“不过我和红莲都完全看不到你口中的‘恶梦’,这件事…是不是应该等到迪迦醒来之后再考虑比较好?”

“但是听上去,迪迦会消耗很多力量吧,”红莲火焰摸着下巴,露出苦恼的样子,“完全仰赖他的话,我们的决心不就毫无意义了吗?”

“这不是有没有意义的问题,”镜子骑士捂着额头,就像平时上课的时候、不听课的赛罗和红莲又开始说傻话,“迪迦恐怕是我们所知道的所有人里,对这一切异常最了解的,凭我们三个高中生横冲直撞,...

【枭羽】地铁站里的大富翁

*严重OOC的现pa,可以当做自行车上的大富翁的番外,因为背景设定一致,也可以独立阅读


此时此刻,凯亚·亚尔伯里奇呆在这座城市中一个相对空旷的地铁站里。


地铁站是崭新的,不光地面一尘不染、干净得反光,直饮水的取水口上也一点锈痕都没有。地铁站的落成显然是为了和隔壁的城市更好的沟通,从这里再往前坐两站,不需要出站换乘,就能直接搭上隔壁城市的市内地铁,因此,它虽然现在十分寂静、空旷、人气寥寥,可以预料过不了多久它大概就会变成交通繁忙、热闹的枢纽。

凯亚选择呆在这里显然也是有原因的,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崭新、干净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它身份高贵,位于重要的线路上,即使没...

【枭羽】黎明之前

在蒙德,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故事。

(1)

那是盛夏的傍晚,空气里填满了水汽,好像伸手攥一下就能出水似的。小狗趴在路边的地砖上伸出舌头,玫瑰色的夕阳悄悄藏进云背后,层层的云朵积压成一座小山,虽然城里的天空只是稍稍变得昏暗,但如果走出城门、经过没有一只鸽子的石桥,走到野外的草地上,就会明白,一场倾盆的暴雨即将随夜幕到来。


就在晚饭时间到来之前,城里的烘焙店夫妇和木匠夫妇敲开了西风骑士团骑兵队长的门。

“很抱歉这个时间打扰您…”

烘焙店的太太局促地站在办公桌前,用手指搓着围裙,她的丈夫同样眉头紧锁。骑兵队长从桌上的大部头和雪白的文件后面探出靛蓝色的脑袋,熟练地露出...

【枭羽】自行车上的大富翁(下)

*现pa,巨量私设和OOC,谨慎阅读。


(下)

夏天的夜晚天空总是显得很低,弯弯的月亮好像就挂在他们头顶的梧桐树上,灼热的气流从被炙烤了一天的水泥地面向上翻涌,没多久就在迪卢克的额角上沁出了一层的细汗,凯亚哆哆嗦嗦坐在他的后座上,离开空调屋被热风一吹,反倒觉得之前的不适有渐渐缓解的趋势。他揉了揉肚子,轻轻出了一口气,用手掌拍了拍迪卢克的后背,那一下拍得很轻、很柔,像是小猫收起爪子用肉垫轻轻拍在他背上,生怕把对方拍得失去平衡,从自行车上摔下去。

“我说…回去吧,”凯亚犹豫地小声道,“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好了。”

“想都别想。”迪卢克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他。

他的后背已经比小时候高多了、也...

【枭羽】自行车上的大富翁(中)

*现pa,巨量OOC和私设,谨慎阅读

(写完之后才发现香槟和白葡萄酒貌似有点混乱,香槟也是一种起泡白葡萄酒,指产于法国香槟的优质的起泡白葡萄酒。但是随酒业的发展,似乎后来对香槟产地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?)


(中)

凯亚打开门,开灯,把拖鞋摆到迪卢克脚下。

他的家户型很小,是典型的老房子格局,没有玄关,门口铺着一块小地毯以供主人和客人换鞋。地毯大约也是打折的便宜货,经过多次洗涤后上面的绒毛秃了好几块,颜色也乱糟糟地花了,隐约能看见原本是个可爱的小熊图案。


迪卢克脱下皮鞋,在地毯上停了一会儿,想起凯亚小时候有一只很喜欢的毛绒玩具熊,无论去哪儿都会带着,大晴天出太阳的...

【枭羽】自行车上的大富翁(上)

*毫无逻辑的现PA,OOC,巨量OOC和私设,谨慎阅读


(上)

当迪卢克发现外套里随身的东西被摸得一干二净时,他不算意外,也并不后悔。

无论身处什么时代,无论位于哪座城市,总会有利用他人的同情心来行骗的家伙;迪卢克是商人,又是个高明的棋手,理应深谙此道。

——但他同时也是个怀着坚定到执拗的正义感的男人,只是稍微设想了一下自己不管那孩子处境的情况,就可以确信那个未知的结果一定会狠狠折磨他,让他整整一个月都无法睡好。


乐观地讲,把外套借给浑身湿淋淋的可怜男孩,虽然被摸走了里面的所有东西,但对于迪卢克老爷而言,这点财物损失小到基本可以忽略不计;而且,如果那个骗子男孩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40,41)

40

回来之后他们互相道了晚安,各自回去休息。

浴室里安安静静的,赛罗猜想,迪迦大概正在平静的睡眠中,但他抱着枕头翻了个身,盯着窗沿上悬挂的风铃,迪迦的指尖发着光、脸色却苍白憔悴的样子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,赛罗发现自己有点失眠。一方面,他对人鱼的状态感到十分担忧,另一方面,他似乎终于无比迟钝地思考起了人鱼的来历。

从他因为意外的乌龙事件把迪迦从海里捞上来,或者说自从港口发生原油泄漏、污染了大片海岸之后,奇怪的事情就一直在他身边发生,如同液体般粘稠、冰冷刺骨的黑雾,又或者是散发的蓝色荧光的心之壁,都是十分超出一般人常理的存在,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,窗前的风铃随着晚风小幅度地晃了晃,星空变得比...

【枭羽】戴花环的狐狸

*风花节活动时期随便脑的胡言乱言,这两天整理实验数据忽然从文件夹里挖出来了…

*OOC OOC OOC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毫无逻辑,不要深究


迪卢克最近养了一只狐狸。

——不过说是养,其实更接近于一种不怎么亲近的共生关系,狐狸并不会常伴他左右、和他一道旅行。它显然也有自己的生活,大部分时间迪卢克根本见不到它的影子,只在男人选择露营地停歇下来,支起厚帆布的帐篷、点燃篝火时,狐狸有时会现身。

但这种情况下的现身,也并不代表他和迪卢克有多亲近,小家伙动作飞快,像一道白蓝相间的影子嗖一下从树林里窜出来,敏捷地叼起迪卢克故意吃剩的烤兽肉或者禽肉,再嗖一声钻进灌木...

© 短歌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