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歌吟

身后有余忘缩手,眼前无路想回头

【枭羽】夜色中的大富翁

*逐渐离谱地放飞自我,纯甜食现pa

*这次真的不会继续摸了(应该


夜已经很深了。

从落地玻璃窗向下看,只能窥见朦胧的灯光在摇摆的树丛里若隐若现,夜空漆黑一片,无星无月。豆大的雨点闷头往窗户上撞,咚咚咚咚像在敲小鼓,高楼间呼呼的风声间或地参与这一出令老人膝盖疼痛的合奏。迪卢克在办公桌前稍稍舒展了肩膀和膝盖,之后他推开椅子站起来,拉上了窗帘,厚重的织物挡住夜色,也把初冬的风雨声阻隔在窗外。

酒店的高层套间里温暖、舒适、安静,温度计和湿度计都停留在最完美的狭小区间里,厚重的羊毛地毯像一双手,温柔裹着迪卢克的绒毛拖鞋,连自己的脚步声都听不到,他长...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45,46)

架空,OOC,私设一大把,注意避雷


(45)

三个高中生端着小脸盆走在路上,盆里装着毛巾换洗衣服之列的东西,他们统一穿着较季节而言似乎过于清凉和宽松的衣装,其中一个样貌格外桀骜不驯的家伙被海岸送来的风一吹,竟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“过敏,过敏…”赛罗揉揉鼻子,摆着手勉强解释道。

“我之前说什么来着?”镜子骑士长叹了一口气,“你们穿得太少了,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们或许会在钱汤外面调查的可能。”

“可事到如今,在外面游荡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吧。”赛罗接过红莲火焰递过来的纸巾,他故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,听起来很有那么一点儿成熟老大的味道,“我们也该进去一探究竟了。”

“当然是听你的啦,”红...

【枭羽】失踪的大富翁(下)

是的,我就是那个后续写得比正文还长的女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下)

迪卢克的双眼都被黑胶带缠着,入眼一片漆黑,也是因此听觉似乎变得比以往更加敏感,他听见车窗外的喧哗和喇叭声,猜想他们应该进了市区,但渐渐噪音消失,想必车又进入了某个安静、偏僻的地方。

随后他依然被小男孩牵着,从车上慢慢下来,他们似乎到了一个有喷泉的庭院,迪卢克能听见水声,他甚至被贴心安排了一个座位,手上的锁链跟着被锁在了椅子上,男孩冰冰凉凉的小手贴上他的脸颊,正要取下他眼睛上的黑胶带。


坚硬的枪口始终牢牢抵着他的太阳穴,迪卢克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
在短...

【枭羽】失踪的大富翁(中)

(中)

对于凯亚的身世,虽然那家伙从来缄口不言,但迪卢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。

坎瑞亚的战争并不是秘密,三十年前的战火纷飞,硝烟和死亡还牢牢地印在稍微年长那一辈人的童年记忆里,就连迪卢克,小时候也经历过战争经济萧条的余波。

他还记得那时的父亲小心地从大衣内侧口袋里掏出两块硬糖,说他和凯亚一人一块。

小小的迪卢克高兴得要命,宝贝地把糖果藏在口袋里,和凯亚手牵手跑出去玩儿——那个时候连游乐场和电影院也还没有建起来呢,旅游和乘飞机更是空谈,他们的乐园是庄园背后覆盖着灌木和野草的小山坡,他和凯亚经常在里面抓蝴蝶、摘浆果,掘开蚂蚁辛辛苦苦挖出的地道。也许是千千万万只小蚂蚁的诅咒,迪卢克把口袋里的糖果...

【枭羽/霜雪黎明24h22:00】不落的星河

霜雪将至,黎明守望1130凯亚生贺活动第45棒
上一棒 @程寒 
下一棒 @你猜我更不更新 


凛冽的狂风夹杂锋利的冰箭割面而过,迪卢克靠狼末的支撑挺直背脊,借由腰部旋转时发力、挥动重剑,扣下灼热且沉重的一击,没来得及防御的深渊怪物被这一击打飞,在雪地里擦出融化的白烟,迪卢克得以稍作喘息,但他没有精力再乘胜追击,掌控火焰的剑士毫不犹豫矮下身子,在被雪覆盖的碎石和废墟隐匿身姿,悄悄离开了魔物的封锁圈。

为了继续战斗,他必须得到一些补给,迪卢克不太确定自己此时身在何方,来自深渊的漆黑灾厄从暗之外海汹涌而来,毫不停歇地涌向大陆的各个角落,曾经沉睡的魔神被逐一...

【枭羽】失踪的大富翁(上)

现pa,我发觉我其实喜欢这种商人迪卢克x警察凯亚的设定…


(上)

迪卢克努力地在狭窄的空间里挪动身体,舒展蜷缩到近乎麻木的双腿,他的双手依然被牢牢锁在身后,凭晃动时哗啦哗啦的声响,大概是铁链之类的东西。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霉味,暗淡的灯光从头顶上的一个小口里照出来,折射出空气中漂浮的尘土,迪卢克的鼻子有点痒,但他的双手都被锁住了,没法给自己揉一揉。他难得长长地叹息了一声,无声地感谢着至今未曾露面的绑匪——竟然对他这位普通的蒙德商人,致以如此高规格的敬意。

迪卢克并不像其他商人,打小时起,他几乎是被当做一名骑士培养长大,也因此他行事缜密、身体素质更是一流,会被人逮住锁在地下室,反而是更加...

置顶

*感谢大家的阅读,也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故事,以下是一些针对本人和作品的说明:

1.即使产出1v1,我也是混邪杂食的阴间人,搞点CP不要整得像信教一样,剧情向故事不会剧透预警,请读者自行避雷

2.非商用性质的CP文包收集、转载、翻译、非商用性质的个人收藏及打印,可以自取,不需要再找我授权,注明作者即可

3.大家的留言我都会看,因为三次工作和时间关系有的可能不会回复,致歉


【赛迪】暑期打工救了不需要救助的对象该怎么办(43,44)

(43)

“迪迦先生既然没有听过这种说法,”红莲火焰自己先拆开一袋薯片吃了起来,“会不会意味着,深潜者和你们看到的黑雾无关,只是佐藤太太自己在意的事情?”

“有可能,”赛罗毫不客气地把手伸进红莲手上的食品袋里抓了一把,还递给迪迦看他吃不吃,迪迦望着他油乎乎的爪子谨慎地摇了摇头,看上去不想摄入过多盐分,“但我有一种直觉…我觉得佐藤太太那么努力告诉我的,应该是很重要的事。”

镜子骑士摇摇头,同样谢绝了红莲火焰递过来的薯片:“也就是说,你认为她口中的‘深潜者’,应该是这些黑雾中重要的一环?”

“我是这么想的,但只是直觉而已,没有证据,”赛罗擦了擦手指,从沙发上站起来,“无论如何,现在我们知道...

【枭羽】在那眩目的火光中(05,尾声)

(5)

“总体来说,迪卢克老爷还是答应了你的请求,对吧?”夕阳下的猎鹿人餐馆,阳光把温柔的橙色镀在橡木桌上,也让桌上的蜜酱胡萝卜煎肉看起来更加诱人,派蒙一边流着口水,一边口齿不清地点评着,“我就知道,这件事让凯亚出手,一定能够解决!”

“多谢派蒙阁下的夸奖,”凯亚一只手撑着下巴,一只手摇了摇杯子里的冰勾勾果汁,他脸上虽然带着笑,看起来却没有派蒙情绪高,“但事情恐怕没有那么乐观,按照迪卢克的说法,稻妻带来的烟花务必要让广大的蒙德市民一起欣赏,他才肯借出酒庄,简单来说,也就说是骑士团的人可有可无,但是必须邀请普通的蒙德市民前来,对吧?”

旅行者正在撕扯着鸡腿肉,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。

“可是...

【枭羽】在那眩目的火光中(04)

(04)

听到了父亲的呼唤,迪卢克和凯亚齐声应和,肩膀挤着肩膀、脚踝擦着脚踝,啪嗒啪嗒从屋顶上一路爬回房间,再踩着嘎吱作响的楼梯下楼,穿着拖鞋一路冲进氤氲着葡萄香气的院子里。

克里普斯先生刚从马车上下来,许多行李堆在轮子边、正被帮忙的伙计一件一件卸下来,他听见两道杂乱的脚步声,便已经熟练地张开双臂、微微屈起膝盖,两个男孩便像归巢的鸟一样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迪卢克毛茸茸的红发率先从父亲的臂弯中探出脸来。

“欢迎回家!”他脸颊通红、气喘吁吁地说着,细小的汗水顺着他额角的发梢慢慢滑到脸上。凯亚也从父亲的臂弯里探出脸上,他也气喘吁吁的,虽然深色的皮肤上红晕远不如迪卢克明显,但凯亚的体力显然比迪卢...

© 短歌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